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唐家翠,大半辈子都在重庆奉节深山中刨耕土地,直到双手厚厚的老茧换得儿女成才,她才跟随子女走出大山。

李高山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,5个子女相继成家、搬走后,老伴成了身边仅有能说上话的人。2015年,相伴66年的老伴撒手离世,当年2月份,脑中风又侵袭了李高山的思维系统。